欢迎访问东方信息网!

读水在时间之下有感

时间:2024-02-26 05:55 浏览::

 当阅读了一本名著后,大家一定对生活有了新的感悟和看法,这时就有必须要写一篇读后感了!那么你真的懂得怎么写读后感吗?下面是我收集整理的读《水在时间之下》有感,仅供参考,欢迎大家阅读。

 读水在时间之下有感 篇1

 《水在时间之下》从内容、情节到叙述人物语言,作者运用了许多精巧的叙事手法,也是小说成功的重要原因。作者通过丰富的细节描写、紧凑的叙事方法和人物对比式的叙事风格,创新了叙事手法,向读者展现了人物与人物之间、人物与时代之间的复杂关系。

 以往方方的很多作品中也有细节描写,但本文的细节描写的地方更多。作家为什么注重细节描写,是因为这些细节虽然是虚构的,但作家可以通过这些生活中的细节,确立人物和故事的真实性,让读者读起来更加亲切。整体而言,细节是小说的生命,可以说,没有细节便没有小说。细节起着以小见大、细线串珠的作用,不仅在推动故事发展起着巨大的作用,而且还彰显了人物的性格的演变过程。方方为了写这部长篇小说,专门对武汉正剧的历史进行了深入的研究,查阅了很多相关的文史资料,还采访了相关专家和老演员,并且去看了一场汉剧;方方还对整个武汉正剧的历史、发展、艺人等,做了详细的记录和考察,因而这部小说的创作是建立在历史事实的基础上艺术加工而成的。因此,作者在描述历史事实、塑造人物形象、描写学徒学戏过程都得心应手,深入浅出地讲述了武汉正剧的发展历史和刻画了“水上灯”的经典人物形象。

 《水在时间之下》在刻画人物形象、强化小说可读性和叙事艺术创新方面都做了很多有益的探索,为这部小说赢得广大读者的欢迎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为以后小说的创作提供了借鉴。

 读水在时间之下有感 篇2

 最近的这些日子看书,由于课堂任务,看书看得多又杂。总体来说,一些小说类型的书总是很能吸引人,看得也快,理论类型的书总是由于一系列原因,要么看不进,要么要反复读几遍才能读出些东西来。

 最近看了本小说《水在时间之下》,由于吸引力太强了,花了三天的课余时间看完了。读完后,心情颇为激动,说实话,很久没有一本书能够让自己如此动情了,上次还是《飘》。仔细想想原因,好像自己喜欢的人物都是一个类型的。无论是水上灯,还是思嘉丽,亦或是生活中自己崇拜的明星,我发觉她们身上都有我热爱与尊敬的品质,一是顽强,像野草一样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打不败,压不垮。二是自强,虽为女子,却不示弱,就像带刺的`玫瑰一样。

 (一)身世浮沉雨打萍

 水是水上灯,虽光芒万丈,却一生飘零。从被丢出水家的那一刻起,从养父养母去世的那一刻起,水上灯的活就是为了复仇啊。她要出人头地,她要拼命挣钱,她要给父亲报仇,给自己报仇。从小缺爱让她骨子里就形成了一种不认输的性格,她不怕挨打,却从来不愿忍气吞声。她爱自己的养父,却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从小她身上锋芒锐利,为了保护身边的家人,她总是把自己变成一颗刺猬。可到头来不仅没有获得大家的好感,反而让众人觉得厌恶。

 所以我把她比作野草,生长在路边人们看不见的地方,众人可以踩踏。但只要让她看到一点光芒,抓住一点机会,她便不会松手。刚满一个月就被抛弃的小娃娃都没有死,那么,她打不垮,洪水淹不死,战争摧不毁。她没有败给任何人,却最终败在了时间之下。活着的意义于她而言就是报仇,而报了仇以后呢?身边的亲人、爱人一个个都离散,至亲不再相认,所爱无法获得,又有什么意义呢?书的最后引发了我的思考,水上灯的确红透了整个汉口,可是红遍以后,她收获的是台前的喧嚣,台下的冷寂,不过仍然是一缕浮萍,四海都没有她的归宿。

 (二)两代女人的悲剧

 在书里,我唏嘘于玫瑰红前半生的荣华富贵,后半生的凄凉惨死;我讨厌李翠为了富足的生活抛弃孩子,却又无法对她的所作所为表示反对。身为女人的身不由己,在一位女性作家笔下写得那样真实又无奈,如春蚕抽丝,剪不断,理还乱。毕竟在乱世,如果没有靠山,就会像水上灯那样饱受欺凌却无人理会,哪怕父亲去世却也只能靠卖身来葬父。

 无论在哪一个时代,我们都渴望一个安稳的生活,不用四处漂泊,不用任人欺凌,吃得饱,穿得暖。在乱世里,无依无靠的女人们更是只能依靠丈夫、儿女来追求一份安宁。所以在强权面前,哪怕是天生一对的鸳鸯万江亭与玫瑰红也只能认命。因为万江亭只是个戏子,如果选择所爱,那么玫瑰红未来面对的也将是名誉不再,一生漂泊无依。所以在陈仁厚与张晋生里,水上灯选择了后者,因为她不敢想象离开汉口以后她该怎么活。

 只是,相对于上一辈所言,水上灯的活更多不是为了自己而活。玫瑰红为了后半生享乐嫁进了肖府,却从此被限制了自由,沉迷鸦片无法自拔,颓废半生。李翠为了安稳的生活留在水家却从此与女儿不能相见,还被当作水家的工具与汉奸苟且。从被养父余天啸从狼窝“刘府”救出来开始,水上灯学会了“忍”。为了红,为了爆红,为了长久不衰的红,她必须忍。在还没有出师前,她必须按照师傅的要求,不能张扬,踏踏实实隐忍地学好每一场戏。的确,水上灯红的比玫瑰红更久,更有个性,更有自制力,可是忍到头来依然是一样的结局,死一般的孤寂。两代悲剧的女人就这样相互彼此折磨着,而追溯悲剧的源头,无非是来自男人的情欲,女人的嫉妒,迷信的使然,贪欲的燃烧,这一串串的偶然与必然的事件串起了两代人的恩怨情仇,两代女人,有最终在时间尽头消身匿迹,花朵般凋零。

 (三)位卑未敢忘忧国

 如果说这本书只是描写两代戏子的恩怨情仇,那可能只是一段让人最多感动。但把这本书放在了抗日的大背景下,水上灯一句“不为日本人演戏”,这气节让我不禁震撼。当年的戏子与现在的演员相对应,相对于现在充斥于网络的各种为了红不择手段,或者说一群群选秀出道的爱豆更多地跨足影视圈却不打磨自己的演技,只为博取眼球或吸金,我想当年的戏子虽然地位低,但有如水上灯这类戏子,为了基本功苦苦打磨,花旦武角个个拿手,而又不为名利,只一句不为日本人演戏,就流落他乡,死的死,伤的伤,“位卑未敢忘国忧”更显其分量。我想如果从这本书那个时代得到的反思,是当今中国人一种应有的气节。

 (四)我寻水上灯

 读完了水上灯的故事,又恰逢五一劳动节外出旅游,便想着一定要去武汉看看,看看水上灯生活过的地方。5月3日,我去了汉口水上灯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汉口的租界面积很大,房屋众多。小说里的水上灯曾经在法租界住过很长一段时间,虽然我没有弄明白法租界究竟在哪一块,但循着那不宽不窄的水泥街道慢慢走,仿佛就有一种我和水上灯走过同一条路的感觉。汉口的江边是长江,在曾经那个交通还不太发达,只能靠船过江的时代,会有下雨过不了江而误戏的时候,而一场洪水也曾摧毁了水上灯一个不太幸福但至少完整的家庭。但汉口,你究竟又有什么魅力,让两个时代的戏子哪怕至死也不愿离开。可能这就是她们的归宿,这就是她们的家吧。

 读水在时间之下有感 篇3

 杨水滴是一个矛盾的人。她不喜这世界却贪婪戏台之上的繁华,她有独当一面的坚强却一直被信任的人伤害。

 她是一滴水,从九天坠入凡间,却不愿与俗世为伍。也许是小小年纪就已经看到这世界对她的恶意,富贵人间的丑陋,贫穷人家的艰苦。被家人视为不祥之人丢弃,被一个下河人收养。杨水滴从小就在这个穷困潦倒的家里知道了富人与穷人的差距,她不想成为养父那样的人,也从心里鄙视养母那样的人。

 她第一次看汉戏,第一次认真的去看,第一次被打动,都是因为玫瑰红那一场《宇宙锋》。台上玫瑰红挥舞着水袖,散着如墨的长发,身上是有些凌乱的衣裙,踩着破碎绝望的步子。忽而瞠目,忽而哀哭,忽而狂笑,可这笑却透着比哭更绝望的悲伤。水滴真的看痴了,她羡慕玫瑰红,羡慕她能赢得台下如雷的掌声,羡慕她那一身华丽的装扮,也深深沉醉在她的一举一动中。她想唱戏,这个念头在出现在她脑海里时就坚定无比。她天生就是一块唱戏的苗子,于是在上字科班的班主听过杨水滴才听过一遍就学会的《宇宙锋》时,杨水滴有了一个新名字――水上灯。

 说寓意是一盏明灯,随水而来,光芒万丈。当时只觉得当真符合水滴,因为她本来就值得光芒万丈,无论是对戏的天赋,对戏的热爱,或是那要与世界对抗的决心,都值得光芒万丈。可后来也明白这是预示她的一生,我们在这盏明灯闪耀时只看见她的光彩,却忘了,世上其实没有不灭的灯,这盏水上明灯,终究在世界污浊的涟漪里被熄灭掩埋。而她注定是这浊世中不可抹灭的一名奇女子,从她是水上灯时,从她说出想唱戏时,就注定她这一生跟戏的痴缠。她是民国汉口汉戏名伶,是让万人痴狂的美人,是这浊浊人世汪洋中的一滴水。身于雪月风花而又离于雪月风花,与世界同存又格格不入。她说:我这滴水像是石头做的,埋在时间下面,就是不干。如果这世界是污秽的,我这滴水就是最干净的;如果这世界是洁净的,我这滴水就是最肮脏的。总而言之我不能跟这世界同流合污。

 这样的一个女子怎能让人不喜欢?这个女子一步步走来,从世界的荆棘丛中,目不斜视,昂首挺胸地直面走来,坚定坚强得让人心疼。水上灯说她不怕死,死过一次的人,自然就不怕死了。她这一生从让班主赏识进戏班,到卖身葬父,为父报仇,都是一个人去完成的。可她不是习惯,不是希望一个人,而是没有人愿意跟她一起去做,去走,去陪她。所以她只能一个人。

 在黑暗的深渊里待久了的人若给她一缕阳光,那她定会拼命的抓住那缕阳光。就算稍纵即逝那也会成为她后来竭尽所能不顾一切的渴望得到抓住的一缕温暖。所以尽管张晋生各种欺骗背叛,水上灯最后还是原谅了他。尽管陈仁厚最后不辞而别,她也决定放下。

 他们都是她在最黑暗处见到的曙光,她舍不得。其实她只想要一个人陪着她,仅此而已。她太害怕孤独了。想来,这也是水上灯恋戏如痴的原因吧。一路曲曲折折,贫贱华贵,只有戏,那身华丽的戏衣,那几尺戏台,从始至终没有变。她是属于戏的,当她往台上一立,她便在心里确信了这种归属感。她生来遍是属于戏台的,那个有掌声,有锣鼓,有戏衣的戏台。尽管水上灯知道满座衣冠可能没有一个知己。

 水上灯演的最好的一出戏便是《宇宙锋》,这也是她看的第一场汉戏。那场戏,是玫瑰红演的。水上灯犹记得那天玫瑰红挥舞着水袖,散着如墨的长发,身上是已经凌乱的华丽衣裙,踩着破碎绝望的步子。踉踉跄跄让人觉得她好似下一秒就要栽倒在台上,忽而瞠目,忽而哀哭,忽而狂笑,可这笑却透着比哭更绝望的悲伤。那一次,水上灯看痴了。在那个时候,水上灯就下定决心:自己要唱戏,而且要唱得比玫瑰红好。后来,她的确也做到了。她的名气超过了玫瑰红,是汉口新的红角。而时间的涟漪把这盏灯越推越远,满河星子盖过了那盏灯渐渐微弱的光。

 戏陪了水上灯一生,失去戏时,水上灯其实就已经不是水上灯了。以《宇宙锋》开始,以《宇宙锋》结尾。那是水上灯唱的最后一场戏,可能是为了给这不完美的一切画上一个唯一圆满的句号,可能是因为对戏迷的愧疚。那场戏所有人看到了最美的水上灯。果真如一盏载着星河的明灯,照彻水面,像散了一层萤火。

 台上火光摇曳,水上灯水袖飞舞,凌乱中又有中凄美,眼神中是绝望与愤怒。“恼得我恶气生把珠冠打乱,不由人一阵阵咬碎牙关!我手中有兵刃要决一死战,要把这狂徒们立斩马前。哭一声玉皇爷不能得见,玉皇爷呀!你不该将弟子贬落凡间。”那一场,没了赵艳容,也没了水上灯。只远远有一盏明灯随水而来,明若星河。

腾讯客服转人工技巧 全款结清带大本的抵押车能买吗 家里门锁拧不动怎么办 银行卡里的钱有利息吗 汽车钣金多少钱 梅花肉是哪个部位? 禁不住的“禁”的拼音是什么? 望天门山全诗的诗意是什么? 啻怎么读? 韩卫国的父亲